公司新聞

媒體看點

中糧可口可樂20年:加速成長,改變為安

如果不是刻意回憶,我們可能記不清,2000年已是20年前的事情了。那壹年,翹首期盼的21世紀終於到來,新浪、中國聯通宣布上市,而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糧可口可樂、百度等公司也相繼在這壹年正式成立。某種意義上,2000年,成為了壹個嶄新且特殊的起跑線。

20年,或許在歷史的長河中不過壹瞬,但足以見證壹家企業由小變強、日新月異的蛻變。他們所創造的不只是豐厚的商業利益,更有巨大的社會效益,他們與國家共生共榮,為改革開放帶來了第二個20年的“加速度”,尤其當數字經濟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實體經濟更在互聯網力量的交融與推動下穩穩邁入快車道。這裏,就包括剛剛走過20年的中糧可口可樂。

其實,可口可樂重返中國市場要追溯到1979年,當時中國飲料市場上品種單壹,汽水幾乎就是飲料的代名詞。可口可樂的回歸,搶先打開了中國人民的味蕾,成為人們除了白水和普通汽水之外的第三種選擇。在當時,喝可口可樂是件很時髦的事。

需求的閘門壹旦開啟,奔騰的水勢便慢不下來。在隨後的短短十幾年間,瓶裝飲料迎來了井噴式增長。20世紀末,火熱的消費熱情催生了壹大批中國飲料企業,而可口可樂,無疑是帶動飲料行業繁榮的領路者。

隨著改革開放的進壹步深化,2000年4月14日,中糧可口可樂飲料有限公司成立,可口可樂中國正式開啟了在華業務發展的新篇章,而此時中國的GDP已經較20年前翻了六倍以上。最近幾年,隨著轟轟烈烈的消費升級,國人開始追求健康和高品質生活,那些風味不夠“到位”的、甚至顏值不夠高的飲料產品,都慢慢被消費者所冷落。零度可口可樂、雪碧纖維+、魔爪、喬雅咖啡、水動樂等系列產品,則在市場蔚然成風。可以說,此時的中糧可口可樂,已隨著經濟深化改革與消費細化升級完成了壹場精耕細作。

清晰的戰略規劃,讓中糧可口可樂逐漸走出了壹條盤旋向上的漂亮曲線。從數據變化中,便可窺見壹斑。

第壹步是市場增量。從2000年成立以來,中糧可口可樂短短6年便擁有5家裝瓶廠;2010年,躋身可口可樂全球10大裝瓶集團;2012年,銷量突破6億標箱;到2017年底,已經營了19個省級市場、覆蓋了81%的國土面積和51%的中國大陸人口。

第二步是業績增量。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2017年,中糧集團進行央企改革,將中糧可口可樂作為旗下唯壹專業飲料平臺,中糧可口可樂大股東中國食品同步進行業務調整,剝離了小包裝油、酒品類等全部非飲料業務。當年,中糧可口可樂還與可口可樂中國和太古進行了裝瓶廠交易,全年業績實現凈利潤22.7億元,大放異彩。

退潮之後見真顏。如果說2017年業績尚不足以評判中糧可口可樂的真實實力,2018年,在沒有壹次性收益加成的情況下,大股東中國食品可持續性業務仍然實現了收入與凈利潤的雙增長,對比去年同期分別增長17.14%和23.32%。

2019年,壹路高歌猛進的中糧可口可樂更是迎來了10億利潤的好成績,在2017年完成交易的9家裝瓶廠至此實現全面盈利,盈利能力與原中糧可口可樂體系的10家裝瓶廠基本持平。即便庚子年的伊始因壹場疫情讓各行各業步入了“慢進”模式,但在中糧可口可樂看來,短期的波動並不能撼動公司長期經營,逆流而上的內生動力更是企業信心的源點。

失敗的企業都是相似的,成功的企業卻各有各的不同。在中糧可口可樂身上,也獨有壹套方法論。

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時,某些傳統快消行業中如日中天的企業曾陷入了集體衰退,實際上,市場對於快消品的總需求並沒有減少,只是互聯網的入局、電商的崛起、大量充斥的線上渠道,嚴重吞食了他們原有的市場份額。他們或許什麽也沒錯,卻已被時代所拋棄。

對於快消品而言,說到底,誰能占領渠道,誰才能占領市場。中糧可口可樂實現業績上揚的根本,在於對渠道建設深諳其道:壹方面持續下沈,壹方面做好細分。據中國食品剛剛發布的2019年報數據顯示,中糧可口可樂的縣城市場覆蓋率已經增長到100%,客戶數量增長到150+萬家,並實現了三年10+萬家的增長速度。渠道細分上,主推新品和高毛利產品的電商渠道收入增長率超過50%,便利店、小型超市等渠道收入也實現了雙位數增長。面對新零售的異軍突起,目前,在越來越多的無人便利店、智能自販機,也頻頻看到中糧可口可樂的身影。

如果說渠道是脈絡,那麽推陳出新的產品就是不斷註入的新鮮血液。在讓國人喝上第壹瓶本土生產的可口可樂開始,中糧可口可樂便始終在消費者的“舌尖上跳舞”,從無到有、從有到精、從味蕾的滿足到健康與品質的追求,截至目前,中糧可口可樂已囊括10大品類在內的20個品牌,形成了鮮明的“低、高、熱、動”產品矩陣——更低熱量系列的纖維+、淳茶舍、美日輕活、更高端的純悅飲用水、喬雅咖啡,更溫暖的香蜜柚子、普洱消茶,運動補給及功能性飲料爆銳、Monster等。正是憑借分階產品布局,中糧可口可樂以熱飲新品類完勝冬季飲料淡季,以低熱量、無糖系列搶灘了健康消費紅利,實現18%的銷量增長率,而功能型、高端產品則為其打開更大的增量市場。據悉,去年公司發售的17種新品收入貢獻接近10%。

事實上,互聯網的風起雲湧,搶占的不僅是銷售渠道,更是消費習慣。用戶的消費習慣與生活方式因互聯網而變得更加多元與精致,這也倒逼快消行業迅速調整策略,彌補傳統管理模式存在的盲區。“沒有傳統的行業,只有傳統的思維。”在轉型高質量發展的同時,中糧可口可樂及時開啟了全面信息化、移動化、數字化的轉型,及時響應業務和消費需求變化,為品牌數字化升級註入新動能,最終有效掌控終端市場。

2019年,中糧可口可樂以決戰終端和服務致勝為目標,全面實施了售點配送合作夥伴改革,以合作夥伴為主體打造出壹套相對應的價格、配送、服務等管理機制,在改善客戶服務質量的同時,大大提升了合作夥伴的盈利能力。20年來,在不斷建立和完善自身管理體系的過程中,中糧可口可樂還積極培養出壹批優秀人才,為飲料行業樹立了可參考的樣本。

過去猶可憶,未來誠可期。20年間,中糧可口可樂不僅成為央企轉型升級和國家改革開放成果的壹個縮影,也通過不斷打開的市場增量與業績增量,大大提升了就業人數和納稅額,實現了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完美結合。今天,既是中糧可口可樂前20年的回顧時點,也是下壹個10年的新起點。站在新的起點,我們有理由相信,憑借中糧集團與可口可樂兩家世界500強的卓越基因、不斷求變的創新運維思維和迅速果斷的行動力,中糧可口可樂必將繼續加速成長,砥礪前行。